赣粤边游击区的女英雄
来源:中国纪检监察报 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11-04 09:30:35
     由苏区中央分局书记项英、中央政府办事处主任陈毅等领导的南方三年游击战争,是土地革命战争史上的光辉一页。它在主力红军长征后极其艰苦的条件下,树起了一面鲜红的战斗旗帜,牵制和消耗了国民党军的有生力量,保存了革命火种,发展了武装力量,锻造培育了大批骨干。  
     赣粤边游击区之所以能领导和坚持三年游击战,关键在于中国共产党能密切联系群众,赢得群众大力支持。当时,为割断红军与群众的联系,国民党喊话“一人通匪,全家同罪”,即便如此,广大人民群众将生死置之度外,全力支援和保护红军游击队。其间,赣粤边的妇女也发挥了重要作用。  
     游击区的妇女,特别机智勇敢。1935年夏的一天,江西信丰上乐村妇女朱叶妹在地里干农活时发现国民党军进村来了。为通知游击队员迅速转移,她便大声喊叫:“有人来了!”游击队员闻讯,从后门飞奔上山,进入深山密林。
     国民党没有抓到红军游击队,十分窝火,想起刚才有人事先报信,便立即将全村老少赶到一个坪子上,挨个逼问是谁叫喊报了信,但始终没人承认。恼羞成怒的敌人便从人群中拉出一位老婆婆,悬吊在一棵大树上毒打示众。
     见此情景,朱叶妹不忍老婆婆承受这种折磨,便勇敢地站了出来:“刚才是我喊的,一人做事一人当!”敌人当即把凶恶的目光投向了朱叶妹……就这样,为了保护游击队和百姓,朱叶妹壮烈牺牲。
     周篮,小名三娣,是江西大余县池江镇彭坑的一位地下交通员。她聪明能干,平日里常提着一只篮子,以上山打猪草为名,给游击队送去油、盐、菜饭等。若是遇上游击队开会,她就守在草棚外,边打猪草边替游击队放哨。因为她当时没有大名,陈毅为此给她取名周篮,游击队员们都亲切地称她周篮嫂。
     1936年6月,陈毅腿部伤病复发了,那是1934年在兴国老营盘战斗中负的重伤。由于当时环境恶劣,陈毅的伤口始终无法痊愈,这次,大腿肿得像个冬瓜,疼痛难忍。因为山上草棚简陋又潮湿,少共赣南省委书记陈丕显把陈毅安置在山下周篮嫂家里养伤。周篮嫂一家把陈毅安顿在存放粮食和农具的楼上,对他精心照顾。
     那时,游击队医疗物资匮乏,碘酒、红汞都难以找到,更谈不上使用抗生素了。周篮就用土办法,从山上、田埂上采集草药制成药饼,每天给陈毅熏洗包扎伤口。经过几次治疗,伤口慢慢愈合了。陈毅按捺不住感激之情:“周篮嫂,你没有用一滴红汞、一块纱布,就把我的腿伤治好了,你成了一位高明的医生啰!”周篮笑着回答:“其实,我也是试着干的。”
     有一天,周篮嫂突然发现几十个国民党兵快要到家门口了,此时通知陈毅转移已来不及,情急之下,她便朝门前一头牛喊了起来:“还不快回去,士兵老爷来了,不走就会一枪打死你!”陈毅在屋内听到,立刻明白敌人来了,连忙从屋后上山,藏了起来。事后,陈毅竖起大拇指称赞:“周篮嫂,你真有法子,当得了一个诸葛亮哟!”
     游击区像这样的故事数不胜数,还有很多牺牲的妇女群众连名字也没有留下。一次,敌人来搜山,来到了项英、陈毅住所外的草棚前,当时陈毅外出,项英来不及躲避,一位妇女便把项英藏在附近的草堆里。敌人抓住这位妇女后,对她严刑拷打,要她交出“大头子”来,她拒不开口,敌人无计可施,便把她抓去坐牢,她一路高喊:“白狗子来了!白狗子来了!”当时外出归来的陈毅闻声赶忙绕道而走,项英也化险为夷……
     这些妇女群众舍生忘死,对红军游击队的贡献是不可磨灭的。后来,陈毅在《赣南游击词》中发自肺腑地写道:靠人民,支援永不忘。他是重生亲父母,我是斗争好儿郎。革命强中强。(江西省南昌市纪委监委 何剑芳 戴和杰)

关闭

扫描二维码访问
@清风宛城清风宛城二维码

扫描二维码访问
"清风宛城"微信清风宛城微信